六曲

自由作家,不定期更新文章照片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11

上篇请走↓
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
第十一章

根据那时候金国公主突然选择下嫁丝泉的说法谣言纷纷,有人说是因为丝泉私下贿赂金王亲信,有人说是因为火王膝下无子,可能是没有能力,也有人说是因为公主体质不适合火国之类的...总之谣言四起,成为各家各户茶馀饭後的话题。

不管如何,据一些住在金国首都的人说,当晚金国城里灯火通明,好像是发生了什麽事,住在城里的看守也表示不知情,而上层似乎把消息整个封锁。然而,就在隔天,金王颁布将公主嫁给水国丝泉的消息。明眼人都觉得两者间有关系,无奈消息被禁口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本来事情也就这样算了,谁知道当年火王因为没有娶到金国公主而耿耿於怀,一直在跟木国密谋,伺机想侵略水国,但最後都以失败告终。

「就不信这次还攻不下你水国!」祥烽在制定了这一次为期三年的准备计划敲定後,仰望着挂在自己宫殿中央的一幅挂轴,眯了眯眼「仙女,我这次一定会把你救出来。」

五年了,整整五年,祥烽想,从小自己在宫廷长大,各式各样的美人都见过,有端庄淑雅的,有活泼可爱的,有风情万种的,有俏皮大方的,本以为天下众美女已经没有入得了眼的,可是,他在第一次见到画像中的人就被吸引住了。并不是特别亮眼,却有隐忍的气质,不是特别美丽,别样的妩媚,不是特别的庄重,却有一般女子没有的豪气。明明一样是贵族,却有不落俗套的华丽,也有草原儿女的爽朗。

是命运,命运让我遇见你,我等你好久了。

祥烽从那天起,每天都会在画轴前呆上一阵子,势必要将心目中的美人带回来。

当年轰动全国的聘礼被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,至今仍摆在仓库,眼见水到渠成的婚事却这样不了了之。

明明已经是别人的妃子,祥烽却还是不放弃将她占为己有的念头。

这次,祥烽亲自来到木国,将朝堂御批等工作丢给大臣们,决意这次一定要打到水国。

到了木国後,祥烽受到木王凡松的热情招待,祥烽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想借兵攻打水国。

凡松很烦恼,毕竟自己只是想趁水国和木国打起来时坐收渔利,在火王来时帮忙出点阴招推波助澜就好,想当初,就是自己拿那幅宇钏公主的画轴打动祥烽,谁知道现在居然亏到自己。

凡松请祥烽去休息後,召集了一班心腹来讨论,最後统一出来的结果就是让三皇子歧杏去接这个烂摊子,毕竟歧杏不在国内,就算处理这件事也要等到回到木国才能请示,更何况,歧杏并无兵权。因为这样就能为他们争取一点时间想到对策。所以,祥烽在听了凡松的一席话後,就跟到土国来了。

「你们在搞什麽?当初是谁说什麽势在必得,然後现在又不表态。」祥烽毫不掩饰的瞪了丝泉一眼「有些人明明是犯错的那个,却要装洁身自爱,哼!」

歧杏尴尬的看看丝泉,後者并没有什麽表示,仍然淡淡的在喝茶。

祥烽站了起来「所以,你们到底是出兵呢?还是不出兵呢?」两眼盯着歧杏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觉得日更难度太高(・´з`・)

更两天休一天如何(。’▽’。)♡

New York cheese cake
我个人觉得没什麽卖相(?)
但好好吃ฅ'ω'ฅ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10

前文请走↓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
第十章

祥烽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饼,张口就咬「唔,这个饼不错,怪不得你们大家都在这凑着吃呢,哈哈」

一片静默

祥烽拿起一旁的茶杯「嗯,这茶也不错,是日昭山出得吧?哎呀,育塘,贵国真会享福啊,连官驿都用如此奢华的东西。」

「不敢。」感觉到其他三人已经黑脸,平时淘气做妖的育塘,这是也识趣的不多说什麽。

「请问烽公子此行目的?」眼见周遭空气越安静,身上压力越大的歧杏问了一句,唉,早知道是他就等大家散了再请。

祥烽却好似没发现有什麽不对的,抿了一口茶说「嘛,也没什麽,只是父皇让我来问此次行军准备的怎麽样了。」

歧杏心里咳吭一声,露了半拍,祥烽会这样问其实是在意料之中又之外的,他猜的到他的目的,但却不想他居然敢在丝泉面前问。心里暗骂着,可恶,一定又是那老头暗算自己。

纵然脑海中略过无数念头,歧杏还是云淡风轻的说「这方面我不清楚,请公子去问家兄吧。」

「你们到底有没有诚意啊?我火国都已经出发在及了,你们却这样推托来推托去!」祥烽很不高兴的说

歧杏露出微笑,心里却早已将他坎了千万变「真是失礼,我并无掌握这方面的权利,就算有心也没有力。」

这句话没说出的另外一层就是说:我并没有帮你的心,就算有力也不帮。

歧杏当然知道在场最有城府的是谁,至於像火王祥烽这种呆头呆脑的应付一下,不要撕破脸就好,毕竟自己还是木国皇室的一员。

这次行军真正的目标就是水国,虽然现在水国看起来无主,是由朝廷公布出的内阁审理一切奏疏。

然而,有眼睛的都知道,这些年以来,丝泉就是隐藏在内阁背後的掌权者,没有实名却有实权,後来金国愿意将钏公主下嫁给他说明一定的道理。

可是要知道,金国在除去王国的剩下五国里是最兴盛的,而且,金国有个传统,就是只认一个女儿,可当上金国公主,拥有名号,在长女之後每个女孩,都是拥有荣华富贵但是没有公主的身份。

所以能娶到金国公主跟娶到王国公主一样幸运,不过金国不必嫁予王储或王储继承人就是了。

当年金国公主适婚年龄一到,各国皇室贵族求婚的络绎不绝,其中,最出名的就是火王祥烽,在金国当朝中呼声最大,其实祥烽也没有什麽本事,也就是听了木王的计策,将金国朝廷一些不怎麽正直的官员都贿赂一遍,又给出十五座城池等丰厚的聘礼,成功吸引的金王注意,眼看水到渠成的婚事却突然变卦,金公主宇钏下嫁水国皇子丝泉,在当年大街小巷传及一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章比较多叙述文,简单讲一下当年发生的事

现在在思考年假要不要多一点更

反正也没去上学嘛

但感觉我会玩到彻底忘记这件事(#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9

前文请走↓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
第九章

「你脑子整天都在想些什麽啊?嗯?」歧杏揉了揉育塘的头发「一国公主和皇子私奔成何体统?一定会闹的满城风雨,过不久就会曝光,还会留下不贞的映像。」

「何况我是一个公主,在上位者还是有要有责任心的。」莫珠接下去「至於其他就都是看缘分了。」

「我们活在顶端,在接受其他人的供养及向往以外,还必须对自己的国家和身份负责。」歧杏看了一眼莫珠继续说道「王就是王,王族的女儿也只能嫁给王,杉杉是二子,是不会成为王的。」

「哈...为什麽明明是兄弟,个性却大相迳庭呢?」莫珠苦笑「一个灑脱不羁,一个阴沉不定。」

歧杏的泰然处之和莫珠的云淡风轻都有点让育塘难以接受,看着渐渐偏移话题的两人,他忍不住问道「那今天要是你们国家的任务是派你们来杀我你们会怎麽做?因为责任心所以答应吗?」

「不,我们的意思不是这样...」莫珠有些惊讶的安抚育塘。

「塘塘你冷静...」歧杏也有些错愕

然而,育塘好似根本没听见他两说的话,他越说越激动

「那只鹿根本痴情种,从小到大就喜欢你一个,那麽多年了,已经不是单恋,却因为你们说的什麽责任心而放弃,这样对他公平吗?对他的责任心又当如何说起?」

此时,激动说着的育塘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有一个身影渐渐靠近,继续说下去。纵然歧杏马上阻止,育塘的话已脱口而出「难道,你们一定要钏妹妹的事重演才甘心!?」

那人步伐微微一顿

「丝...丝哥哥。」莫珠声音有些微弱的叫着

「嗯。」音线不高不低,却有种压迫感,不,就连这个人站在一旁,都散发出不容忽视的强大存在感。

歧杏站了起来「丝泉。」简单的问候却流露出一丝抱歉的意味「欢迎,我还在想珠妹妹到底怎麽过来的呢。」他眼尾一挑,已经有些人注意到这角落不同寻常的气氛「我们换个地方说?」

丝泉看了他一眼,颔首

歧杏拉着还有些惊讶的育塘率先步出客栈,四人一起朝某个地方走去

离开客栈後,他们到了下榻的驿站,几个人进了去

小廝上来说道「歧大人,有一个男子从中午就来了,说是要找您,现在在客房候着,您是否要见他?」

「见我?」歧杏一皱眉头,看了眼其他人,说「请。」

不一会儿,一个穿着蓝色素布衣裳的男子走了进来,环视了一眼房内後,作揖道「见过各位,我是祥烽。」

好似没有注意到房里每个人都瞬间沉了脸,依然笑笑的说「正好饿了,来这里蹭个饭。」

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到桌边坐下,问「你们在聊什麽啊?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?啊,不用管我,你们继续啊!」

歧杏第一次体会到什麽叫做无力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来更文了

嘛,剧透一下,因为情节真的有点满(捂脸)

女主还没有出现呦~

我更的不勤又渣文笔

真的谢谢有在看的大大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8

第八章

「丝泉还没有那麽閒。」歧杏捏了捏育塘的脸颊「你要是想吃,我这就让人带过来。」

「那麽麻烦,不如我们直接去水国玩吧~反正父皇不在,机会难得啊~」育塘自顾自的说下去「哈哈我们先去水国吃冰糖酥,再来去火国吃火莲饼,之後再去金国吃银湘糖...」

眼看育塘又自顾自的说起来,歧杏实在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「嗯好,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的。」满脸宠爱的看着眼前的人,歧杏摸了摸他的头发

「那我们现在先出去晃晃吧~」育塘一起身,就啪嗒啪嗒的跑了出门

「披上斗篷。」歧杏两眼含笑,跟了出去。

大街上,他们俩漫无目的的晃悠,一边看看市集上的小玩意儿,一边吃着随手买来的小零食。

歧杏拿着摇铃转了转「嗯...真的好久没有好好放松了呢。」

「欸?那只可恶的笨鹿是不是没让你好好休息!我一定要去找他算帐!」育塘咬牙切齿的说「他是不是把公务都丢给你,然後自己跑出去玩了!?」

「嗯...他是没做公务,也跑出去玩了,但...」歧杏斜斜的看了他一眼「而且...好像跟某个人一样呢~」

「蛤,你说什麽?」育塘心虚

歧杏看他这样,眯起眼笑了笑「我是说,其实他到夕林去修养了。」讲到这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

「夕林...」育塘喃喃自语「发生什麽事了?」

「还不是因为那个老头子,不知道又发什麽疯。」歧杏冷冷一笑「不过他没事,不用担心。」

育塘当然知道歧杏口中的老头子是谁,当今木国掌权者,木皇凡松,也是歧杏的父亲。论奸险,他若自称第二应无人敢称第一。

育塘正晃神,一不小心撞上一个人「啊,抱歉。」慌忙道歉时,却听到对方说「哈哈哈,还真的撞到了!」

抬头一看,叫到「欸?莫珠,你怎麽在这儿?」又回过头看眼里带笑的歧杏「怎麽你看到我要撞到人也不说一声,要是我摔倒一定找你算帐。」

「是她不让我说的。」歧杏拍拍他的头,说「况且,我不会让你跌倒的。」

「欸,两位哥哥,我们进去说吧。」虽然才刚入秋,天气已经有些冷了「我要吃东西。」说完便向旁边的客栈前进。

进入客栈,三人挑了偏内的位子,不怎麽引人注目。

等大家都坐定位时,莫珠想起先前育塘的举动,便开口说「哎呦,塘哥哥你怎麽那麽霸道啊,杏哥哥,真是辛苦你了啊。」莫珠笑道「才几个月没见,你们的『感情』又更好了啦~」

育塘红了脸,歧杏却笑着反将一军说「是啊,那不知莫公主和老大的感情有没有更好了啊?嗯?」

一听,莫珠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,转移了话题「杉最近好吗?」

育塘想到前不久歧杏说的话,正要回答,歧杏就先开口了「嗯,很好,不用挂心。」

育塘看着莫珠手腕上的白鹿炼饰,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「还带着呢。」歧杏的目光也停在那炼饰上。

莫珠微微一怔,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後苦笑「也只能靠这个聊表纪念。」眼眶却已经红了

「翰王还是不答应吗?」纵然歧杏如此问,却几乎猜得到结果

「父皇是不可能答应的。」莫珠悠悠的笑着说「不然他也不会这麽纵容我。唉,毕竟我们享受了平民无法想像的权位嘛,也要有做这点牺牲的觉悟。」看着对面两人,莫珠嘴角略略一挑「看着你们这样,可真是羡煞神仙啦~」

「珠妹妹...」育塘看着她「不然...不然...」接着像突然想到什麽好主意一样「你们私奔吧~」

「噗!」旁边的歧杏差点没把茶喷出来,对面的莫珠也一脸茫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比较早更

三天後见♡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7

第七章

「呼哧...呼哧..嗯..哧,嗯嗯,这真是太好吃了!」一手拿着香椿鸡蛋饼,一手舀着皮蛋瘦肉粥,嘴里吃着汤面。

歧杏一进门看得到就是这个景象,脸上不禁带了微笑,眼角里的笑意满满的溢了出来

「慢慢吃,又没人跟你抢。」

「唉,你不懂,美食当前谁还会等啊」

「是是是,我是不懂,但你小心别噎着了。」

「唉,又不是小孩子,谁还咳...咳咳..咳咳...」一句话都没说完就咳起嗽来。

「喝点水。」歧杏一边拍着背,一边递过一杯水,真是不能让人省心的家伙

「咳..谢...谢...谢谢...你啊咳...」

「先不要说话。」男子继续轻拍着他的背

过了好一会儿「咳..嗯嗯,我没事了,谢谢你啊歧哥哥。」太子塘小声的说「刚刚被骨头噎到嘿嘿...」说罢,对着眼前人傻笑

「嗯。」歧杏温柔的看着他

「唔…对了,你刚刚出去干嘛?」太子塘觉得自己快招架不住,连忙转移话题

「你很在意?」歧杏好像不准备放过他,笑吟吟的问

「哼,我一个堂堂爷们才不在意,该干什麽干什麽去。」

看着眼前言不由衷的人,歧杏笑笑「去见土皇了。」

「父皇?你进宫了?不对啊怎麽可能,那麽远,依你的轻功来说,也不可能赶回来的。」

「哦?意思是我轻功不好喽?」男子斜着眼逗他

「不不不,哪敢啊,您轻功最好,土国第一,不,全界第一好。」

歧杏听了这个有些夸张的恭维话还是很高兴「全界第一我还不敢当。」想起一个人,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「没有,皇上去别院了。」

「哈哈,父皇也跑出宫偷懒,那我也不用顾忌太多了,一定得给他大玩特玩一顿。」

「嗯。」歧杏笑着回答。反正现在自己是有家归不得,不如在这陪陪他游山玩水。

「啊!差点忘了,这是刚刚坎送来的,你看。」

坎是太子育塘从小就配在身边的信鸽,这次出来并没有带着,大概是哪个大臣寄来的吧,歧杏一边想,一边接过那薄薄的信笺

「秉太子,水国泉公子来过,留了一个箱子给您跟歧杏大人。」

丝泉?歧杏眼光一动,不知道他怎麽忽然来到土国了。

「欸欸,歧哥哥,丝泉怎麽知道你在这啊?」育塘边嚼着饺子边问

对於丝泉知道自己在土国事,歧杏一点也不惊讶,他的本事自己是了解的,重要的是他这次来的目的。

「嘿,歧哥哥,你说丝泉给咱们送来什麽呢?会不会是好吃的?」育塘发挥吃货本色,开始猜测「水国的冰糖酥可好吃了,还是雪花糕?要不然...」育塘自顾自的说了起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颓废了几天的我还是照约定码完字了

啊啊,最近生活过得太懒散www

好累哦,希望能不用学校啊~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6

第六章

「丝哥哥,我们到底来干嘛啊?」在泉公子的车驾内,一个着素布衣裳的女子一边摇着手上的扇子,一边念念叨叨「因为接到宇钏姐姐的信让我去玩几天,谁知道你一早就把我带到土国,都走了一天了,无聊就算了,现在居然又要进宫!塘哥哥也不在皇宫里...」瞟了眼身旁仍一脸面瘫的人,声音越来越小「真不知宇钏姐姐整天怎麽过的,连一句话都不会说...」

「在外面叫她宇。」

「你..你你...刚刚是说话了吗?」女子长大嘴巴,指着男子「天..天啊,你说话了欸!哦哦哦,终於让你这个冷面王爷说话了,我算不算天才呢~」女子兴奋的摇着扇子。

男子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,问「知道了没?」

「齁齁齁,又说了,我真佩服我自己啊!」女子又兴奋的摇着扇子,结果一不小心扇子脱手而出,掉出轿子「啊哦啊,我的扇子!」

正当女子准备爬出轿子时,轿外的侍者已经将东西送了进来「大人,您的扇子。」

男子没说话,只是敲了敲轿门,侍者就退下了。

「你的生活就这麽无趣啊。」从一开始的惊讶,到现在的司空见惯,女子无语的看着男子手里的扇子「谢谢啊~」

没想到男子举起了扇子,再次问了「知道了没?」

这是女子终於想起男子的问题,连忙点了点头「嗯嗯,知道啦。」

男子这才把扇子拿跟她

「对了丝哥哥,你等下进去也要蒙面吗?」歪头看着眼前的男子,想,这破布可真碍眼,都把我丝哥哥英俊的外表给遮住了。

想到民间流传的一首歌谣:杉郎猗猗,塘郎傅粉,烽郎倜傥,杏郎俊逸,栈郎掷果,镶郎风流,唯独泉郎萧萧似清风。

哼,什麽萧萧似清风,那是你们没眼福,要我说,除了烽哥哥外,杉郎太柔弱 ; 塘哥哥太嗲气 ; 杏什麽郎的我没见过,但想必也没泉哥哥好看 ; 栈哥哥太幼稚了 ; 镶郎!?哼,那个花心大萝卜。泉哥哥最好看了,就是话有点少...

想到这,那女子可怜兮兮的看着男子「泉哥哥,我们到底进去不进去啊?一直呆在轿子里都快把我憋死啦~」

男子低头,没出声。

这时,侍从来报「皇宫应是无人,请问您是要在这里住下,还是?」

男子面向女子,淡淡的开口「育塘跟土皇都不在宫里,我们今晚就回去。」

「好耶,终於可以回家,泉哥哥,我先睡一会儿啊,累死我了。」女子打了个哈欠,头一歪就睡了过去。

男子喃喃自语「杏,应该已经见到塘了吧。」看着眼前的睡颜又念道「看来木王最近很忙啊。该找个时间拜访一下了。」

嘴角牵起冷笑,在黄昏暮色下,一行人慢慢回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来更文了~

突然发现剧情推展真的有点迟缓啊...

不过,目前为止还是有在预定的走线上哦

雨过了就有路
像那年看日出
你牵着我穿过了雾
教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尽处

【小说连载】共看蜻蜓蛱蝶飞5

第五章

男子猛一转头,看着关上的门,叹了口气,说「皇上,请别再玩了。」

毫无动静

「皇上?」男子试探性的叫了一声,暗暗的想,难道,是我猜错了!?房子被人掉了包!?

就在他准备要抽出佩剑时,一阵笑声从屏风後传出来「嘿嘿,我还以为你会觉得这是陷阱呢~」一个人影转出来,笑了笑「杏儿怎麽知道朕在这里?」

「塘塘一个人来您放心?但皇上耐心很好,杏差点都要拔剑了。」男子跪下「参见土皇。」

「不必拘礼,都到皇宫外了。」土皇摆摆手「唉,塘儿那孩子呆头呆脑的,一直说要来接你,朕熬不过他,只好跟出来啦。」顿了一顿「嘿嘿,顺便从皇宫出来透透气,不然真要闷死啊~」

男子不禁笑了出来,这对父子还真像啊,放下手上的扇子说「土皇,这次来找你是为了塘塘的寿宴。」

「寿宴?不是还有两个多月吗?请帖才刚发出去呢。」

「因为二十是大寿,我准备了些特别的,希望他会喜欢。」

「傻孩子,只要是你准备的他都会喜欢。叔叔我也有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给他。」

男子笑笑,说「那塘塘一定很开心。他现在在驿站歇息,等会儿我回去接他过来。」

「不,不用了,既然都出来了,就让他好好玩玩吧。朕也要游一游附近的山光水色。」土皇眯了眯眼,又道「毕竟都闷在皇宫那麽久,听那些老不死的大臣讲一些有的没的,不如出来看看山水,有益健康。」说完还淘气的眨了眨眼

看着那与某人相似的眉眼,男子嘴角抽了抽,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,真不晓得这土国朝政怎麽就可以如此稳当,是大臣太忠心,服事皇室 ; 还是不忍心,推翻这麽呆萌的上司。

就在土国两位掌权的都跑出门游山玩水时,去送请帖的使者回城来报「除了泉公子找不到人,其他都已收到请帖。」

一位大臣说「泉公子行踪飘忽,的确有些麻烦,不如去请示皇上。」

另一位回道「哎哟,您还指望能找到皇上?」

「皇上不就在别院吗?」

「皇上的性子您还不了解?一出宫就不见踪影了。要是第一天可能还在别院,後来,唉,八成是碰壁喽~」

「也是,这太子爷也是一样,想请示,只能等他们玩腻了自己回来了。」

大臣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最後得到一个共识,一方面继续派人寻找泉公子,另一方面寻找皇上行踪。

这时,有个官僚走进来,手上捧了个华美的大盒子,低头说道「水国皇室泉公子求见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,难得的假日就让我修更一下嘛≡ˇ≡

经过学校时间跟个人更文速度←__←(这个比重较大)的考量,决定从今天开始,更两篇修三天

哈哈,真的不是因为懒^^

还有祝大家新年快乐(非常晚owo

如果有空在來畫劇中角色的圖